在五十五岁那年,我不知怎麼地经常感觉口渴,希望能多喝水。而刚吃过饭又马上觉得饿,脚常抽筋,身体出冷汗等症状,於是去看医生做全身检查,医生诊断的结 果认為是糖尿病,有时血醣高达二百五非常困扰我。有人说一旦得了醣尿病好起来的机会很小,医生开处方给我,吃药病情未加重但仍然没有根冶,连续吃了二年半 的药。
 我的弟弟对我病情常关切,他住在马来西亚是位非常成功的企业家,逄人便问可有什麼方法可冶糖尿病。五十七岁那年我去马来西亚看弟弟及妹妹全家,弟弟寻访到 一偏方,谓此偏方非常有效。曾有一福建人,患糖尿病已有二十五年,而併发症已引起双脚无法行动,吃后即痊癒。
 
此偏方為:鸡一隻去头去尾,加酸柑四颗切开同时燉,只能加少许盐,水淹过鸡即可。所谓酸柑英文名為Lime,味道和拧檬差不多,但是形状较圆,顏色较绿 (拧檬有时為黄色),在美国超级市场内很常见,在台湾则较少。我看这偏方吃了没有什麼害处不妨一试,弟弟即吩咐管家燉给我吃吃看,前后吃了四隻鸡。
 
  燉好的成品并不怎麼可口,但想到可以治病也就姑且吃之。大约一星期前前后后才能吃完一隻,而后再燉新的,有时当正餐,有时当点心宵夜吃。
 
两个月后回台湾再去台大医院检查,医生惊叫我快把糖尿病的药停了,因為血醣已过低,当我告诉他我是吃酸柑燉鸡好的,他不敢相信,说不出这有什麼科学根据。 虽自此以后我仍定期检查糖尿,但是血醣没再高过。為了预防再患,有事没事我就燉一隻来吃。那时在台湾没有酸柑,每次都是弟弟拿自马来西亚带到台湾给我。
 
如今我已七十一岁,十多年来糖尿病没有再復发过,这期间我住过加拿大、美国,饮食都正常,仍不忘有时燉酸柑鸡来吃,这个偏方救了我。古时候大慈善家有施药 救人的说法,女儿认為我应该把它公佈出来给糖尿病的患者试试,反正鸡与酸柑都是可食的东西,吃了没害处,如果真能救人一命,胜造了七层浮屠,如果吃了无效 就当做吃补一样没有坏处,所以野人献曝地借世界日报一角与读者分享。

Leave a Reply